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百九十四话: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维,本来是果戈里小说中的怪物。

借由少女死去的恨意而重返世间,过长的眼睑(没错皇女立绘背后的黑影那两个长长的东西不是兔子耳朵是眼睑。)遮住了它的魔眼,当少女复仇的怨意抵达顶峰时,它的双目便会打开,魔眼将洞悉一切。

“阿纳斯塔西娅......阿纳斯塔西娅......”

伊凡雷帝喃喃念叨着皇女的名字,也是他爱妻的名字。

阿纳斯塔西娅,俄文直译为“枷锁打破者”,而在希腊语中,它的意思为——复活。

皇女正是在临近死亡之刻,带着对无辜枉死的恨意,与维签订了契约。

她真的复活了。

是在这座宫殿的边缘,她的临终之处。

“......”

张灵祈抿了抿嘴唇,她好像感受到了阿纳斯塔西娅含恨而终的情绪。

莫良向她反馈了信息。

沙皇是剥削着农奴们而存在的,他被推翻是必然的,阿纳斯塔西娅享受过剥削的红利,被波及其实并不是冤屈。

不用去责怪命运,她若不是末代皇裔,甚至无法在那个时代活到成年。

所以阿纳斯塔西娅只能隐忍着她的恨。

她要成为这片土地的皇帝。

她必须原谅,并学会去爱。

卡多克见证过阿纳斯塔西娅终末之日,梦醒时分,心脏都为之抽动了一下。

为她的勇气,也该成功,也该成为这片贫瘠土地之上的皇帝才对。

伊凡雷帝撕裂了他身后的披风,一身青灰色的皮肤干枯开裂,剧毒的血液已经干涸成痂,坚硬和石块一样的鳞甲一片片张开闭合,仿佛它本身就有生命,替代衰败的雷帝去呼吸,去收集着空气中的魔力。

他双腿踏裂了地面,肌肉线条在鳞甲之下如水波起伏,比炮弹还要快速刁钻,直击阿纳斯塔西娅的近身。

一直利用雷电力量的伊凡雷帝一反常态,采取了近身肉搏的方式迎战。

和caster职阶进行远距离的对耗,还是在对方的阵地之内,不是明智的选择。

伊凡雷帝是与魔术师合作才成为了雅嘎,他对魔术师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。

拉近距离,便是提高胜率的关键。

在场的两位御主猝不及防,以他们的魔力去锁定伊凡雷帝,太勉强了,魔力强化过的视觉也无法捕捉高速移动中的伊凡雷帝,这是他拼尽皇帝荣耀的冲锋。

不单单是那个身着僧侣衣服忏悔的沙皇,

不单单是那个以酷刑逼死叛逆贵族的沙皇,

伊凡雷帝孤身冲锋,亲自讨伐手下叛臣。

莫良试图用冥狱魂锁链去阻碍伊凡雷帝的行进路线,被蛮力强行挣断了无数锁链,组成锁链的怨魂转瞬即逝,化作厌恶消散。

使魔维冻结了阿纳斯塔西娅前方的空间,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直接跳过了液化的状态,直接凝华成为了固态。

温度低到连莫良手中的冰之卢恩也无法匹敌。

卡多克强忍着魔术回路过载带来的疼痛,阿纳斯塔西娅承受着比他更大的压力,他只要全力去支援自己的从者就好。

她的胜利,便是他想看到的未来。

伊凡雷帝被冻结在了半空中,保持着咆哮冲锋的状态,高速移动带着的残影一点点回归原位,他的全力搏命,简直超越了人类的认知。

凯尼斯曾经嘴炮过若是融合了魔兽的伊凡雷帝,几乎可以匹敌奥林匹斯之上的主神。

宙斯。

也许是伊凡雷帝手中的雷电让凯尼斯认错了人,二者之间差得可远了,比如伊凡雷帝就没宙斯那么渣男四处留情的。

“成功了吗?”

卡多克捂着胸口,心脏飞速地跳动着。

生命力不断化作魔力进入魔术回路之中,通过令咒传导到阿纳斯塔西娅身上。

一次大量的魔耗不亚于剧烈的有氧运动。

他有点因为缺氧而发黑。

“咔!”

凝结的空气传来开裂的声音。

“咔、咔、咔!”

无数裂纹自冰面上绽放,像是蛛网一样蔓延,偌大的冰面从中心炸裂蹦碎,四射开来,伊凡雷帝从约束中解脱,再也没有人能够抵挡他的前行,他此刻强如鬼神,即将拿下想要撺掇他皇位的逆臣。

卡多克咬紧牙关,即将动用手中的令咒。

然而,奇迹发生了!

阿纳斯塔西娅单手搂紧了手中的玩偶,缓步上前,以另一只手迎接了伊凡雷帝的冲锋。

两人碰撞的冲击化作狂风,将kremlin内的妆点席卷一空,疾风的爆鸣在宫殿之内肆虐着,如刀割一样,其他三位根本睁不开双眼。

“阿纳斯塔西娅的筋力不是rank:e吗?她为什么能将两吨多重的伊凡雷帝单手举到半空中?”

张灵祈张目结舌。

这不符合常理啊!

这年头,不会点近身格斗技法,都不好意思自称caster。

莫良忍不住吐槽道:大概毛子的筋力e,就是已经恐怖如斯了。

事实上,是阿纳斯塔西娅的“小恶魔”技能,在刚才发挥了它的作用。

拥有着将细微的不可能,转化为可能的小恶作剧,阿纳斯塔西娅凭借着固有技能举起了筋力e本不可能举起的重物。

“阿纳斯塔西娅,成为皇帝吧!”

卡多克强忍着暴风肆虐,将胸中情感都咆哮出来。

皇女低喝一声,将伊凡雷帝投掷出去,使魔:维亮起双目,宝具:疾驰,精灵眼球发动。

伊凡雷帝在半空中被具象化的维重重碾压,和炸开了脆皮的炸鸡一样汁水四溅,厚厚的鳞甲也无法抵挡穿透之魔眼的洞悉,他的防御的确很强,但穿透之魔眼却能在不破之防御内找到它的关键脆弱点,撕裂一切。

“吾......该以何种表情去面对?”

伊凡雷帝飞跃在半空中,对疼痛的感觉早已麻痹,旧王即将死去,新王随之加冕。

你会引领雅嘎们奔向幸福的未来吗?

他那掩藏在骨质面甲下的双目闪动了两下,外人无法看到其中隐含着什么样的情绪。

伊凡雷帝,败北。

阿纳斯塔西娅身上的魔力量级骤然提升,身上的衣着也变成了皇室典礼中穿着的正式礼服,余晖:灾祸的血之城塞渐渐消失。

雅嘎·莫斯科的冰雪依然飞舞着,为属于它们的新王,奏响序曲。

请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.xiaoshuo240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