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三百九十八话: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“那么你对迦勒底,有应对方法了么?哦,我差点忘了,你也曾经应马斯比利的邀请加入了迦勒底亚斯,曾经的同僚变成了现在的敌人,感觉可能不会太好啊。”莫良顶着“马克沁”的皮滔滔不绝,不断试探奥菲利亚对迦勒底到底是什么态度,好为接下来的行动做计划。

如果就此解决掉北欧异闻带,进攻奥林匹斯和亚特兰蒂斯的阻力会少很多。

“我是一位魔术师。”

奥菲利亚冷着脸,淡淡地吐出几个字。

魔术师,只为寻求根源而存在。

至于生命、人性、情感,一切都抛之脑后。

基尔什塔利亚无疑是奥菲利亚眼中,距离根源最近之人。

莫良利用千代纸操法偷偷叠了一只千纸鹤,替代自己巡视这片异闻带的情况。

一半,是冰寒。

一半,是炎火。

二者交汇之处,的确有适合人类存在的区域。

但是,

那里生活的都是巨人。

巨人族在北欧神话中很常见,连斯卡蒂,都是巨人尤弥尔的子嗣。

而人类,生存在......与其说是生存,倒不如说是圈养。

一共有一百个村子,不多不少,

每个村子里有一百个人,不多不少。

整个异闻带中,只有一万位人类。

人理濒临灭亡。

“......”

莫良的表情不由得变了北欧异闻带要比北俄恶劣太多了。

很快,他借由千纸鹤找到了迦勒底的存在。

位于第23号村落附近。

目前暂时没有危险。

“还没有出手吗?”

莫良沉思着。

就在他的思路即将有所突破时,一个从者反应正在向他们迅速靠近。

“是泛人类史的从者。”

张灵祈也感受到了。

奥蕾莉亚脸色变了,一度怀疑是不是眼前的两人,将敌人引了过来。

莫良摸向死灵之书,随时准备拿出防护阻挡外界的攻击。

如流星降落一般,那位从者从天而降,厚积的白雪因冲击而四散飞逸。

一位手持巨炮的硬挺男子站在了奥蕾莉亚与莫良二者之间。

“这家伙......”

职阶无疑是archer。

被隔断开的双方,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。

“你能看出那名从者的真名吗?”

张灵祈问道。

莫良在脑海中搜寻使用巨炮而且身材高大的从者究竟有哪些。

无一例外和眼前的这位,对不上号。

“不管这些了!”

张灵祈心理暗示莫良。

他们在北俄就已经见过泛人类史的从者了,他们是星球意志的最后反抗,那名从者必然是奥蕾莉亚的敌人。

若配合眼前之敌击杀了奥蕾莉亚,相当于断了基尔什塔利亚一臂。

可从魔力反应上来看。

那名archer是敌不过齐格鲁德的。

来送人头的吗?

莫良眼珠一转,计上心头。

“有了,丘比特之箭还剩多少发?”

张灵祈白了他一眼:“你想干嘛?”

“刚才千纸鹤带回了消息,布伦希尔德是存在于这个异闻带的,既然如此,我们用丘比特之箭命中齐格鲁德,就能解决掉一个大麻烦。”

以莫良和张灵祈现在的配合,是杀不掉齐格鲁德的。

但是。

杀不掉,还不能整死你么?

丘比特之箭,高浓缩的爱之灵药凝成的子弹,被命中者将会陷入极度的爱恋之情不能自拔。

齐格鲁德只要身中丘比特之箭,他一定会抛下一起去寻找布伦希尔德的。

他和布姐相见,问题就解决了。

四十米长枪直接爆头,还要啥自行车?

“还好常态化备有一发,你歪点子怎么那么多?”

张灵祈偷偷从储藏中摸了出来。

漆黑的子弹上刻有魔术矩阵,拥有着他们的三位异闻带之王的赐福,破开齐格鲁德的防御不是难事。

莫良本来就化身成了“马克沁”,随身携带马克沁机枪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。

子弹,上膛,屏息,瞄准。

距离太近了,莫良很确信自己这一枪能命中齐格鲁德的胸膛。

奥蕾莉亚一众人的注意力都被新来的archer给吸引了,没有注意到还有两人在背后打黑枪。

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停滞,撞针命中了子弹,丘比特之箭脱膛而出。

漆黑的子弹螺旋推进。

接近了!

接近了!

莫良隐忍着内心的欢呼。

不能笑!

不能影响到前方!

只要丘比特之箭命中了,接下来爱怎么操作,怎么操作。

就在丘比特之箭即将命中齐格鲁德之时,新来的archer莫名其妙地跃起,对准齐格鲁德就是一炮。

巨炮的后坐力将archer往后推送,丘比特之箭正中他的后背,完美融入。

“蛤?”

莫良和张灵祈终于绷不住了,叫了出来。

爱之灵药炼制起来不算难,但浓缩成丘比特之箭,非常耗时间,所以张灵祈的库存不足。

你没事跳什么跳啊!帮敌人挡子弹!

莫良欲哭无泪。

奥蕾莉亚向张灵祈点头致意,终于认同了她作为隐匿者的身份。

虽然未来会为了谁的异闻带生存而战,但面对泛人类史,目标还是一致的。

张灵祈一头黑线地尬笑:我总不可能说这没良心的手抖打歪了吧?

“啊!啊!啊啊啊!”

新来的archer捂住自己的双眼,向后踉跄倒去。

“喂喂,你确定拿出来的是丘比特之箭?”

莫良看他那样简直是被剧毒元素命中,哪里是一副陷入爱恋之情的模样?

“我的储藏里只有这一发,绝对不会错!”

张灵祈笃定道。

“你的名字,是奥蕾莉亚对吧?”

新来的archer摇晃了一下头颅,清醒自己。

女武神和齐格鲁德分列在奥蕾莉亚前方防御,生怕对方暴起伤人。

“没错,在死之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奥蕾莉亚面无表情。

“哦,我,拿破仑·波拿巴,整个欧洲的守护者,在此向你求婚,成为我的妻子吧。”

“???”

“???”

莫良和张灵祈目瞪口呆。

女武神是神造人偶,很淡定。

齐格鲁德差点笑出声,只是在面具下的双目有些笑意,但还是忍住了。

“......”

奥蕾莉亚还没将敌人态度的突变归咎到莫良和张灵祈身上去,为何本来为敌的拿破仑会突然求婚?

请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.xiaoshuo240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