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错爱 第1章 禽兽,连残疾人都‘欺负’【1】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错爱第1章禽兽,连残疾人都‘欺负’【1】

夜色撩人,很适合那些耐不住寂寞的人蠢蠢欲动。

摩根凯利大厦,三层,轮回酒吧。

一群富二代正随着靡靡之音摇摆着腰肢,各显其能的想要钓到今晚的猎物,打算打响新年伊始的第一‘炮’。

角落卡座里,男人慵懒着姿态,两只手搭在沙发背上,怀里依偎着一个妆容精致、笑靥如花的女人,只见女人穿着一条上遮不住胸口、下挡不住大腿的紧身红裙,说话声音尽是讨好,还故意用大腿不停的摩擦男人的腿根。

“亲爱的,谢谢你为我包下整间酒吧,你看我们已经订婚了,今晚要不要跟我……”

女人嗲声嗲气,撒娇时的小表情足以用极品来形容,尤其是她那只带着订婚戒指的小手,早已伸进男人的衬衫,极具挑逗的抚摸着。

男人显然是喝醉了,长时间的禁欲让他在这一刻犹如火山爆发,他一把攥住了女人的手,目光里写满了无法把持的欲望。

得到男人的默许,女人的动作更加肆无忌惮,然而就在她心花怒放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,被她压在身下的男人忽地站起身,不顾众多来宾以及刚刚上任的未婚妻就往外走,边走边掏出手机调出一串电话号码拨了出去……

同样是摩根凯利大厦,二十六层。

相比于楼下的喧嚣,这里的安静有种长夜漫漫的寂寞。

刘沐瑶坐在浴缸里艰难的移动起来,终于蹭到放水口,直到浴缸里的水全都放净了,她才拿起花洒开始冲洗身上残留的泡沫,其实洗澡的工作完全可以交给护工的,可她不习惯让人伺候。

足足折腾了半个小时,她才擦拭干净,一想到偌大的房子里就只有她自己,再加上已经到了睡觉时间,她干脆将睡衣搭在轮椅扶手上,仅穿着小裤裤就摇着轮椅出了浴室。

才刚行进到客厅位置,玄关处就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,她在心里匪夷了一下,难道是护理她的张阿姨走的时候忘拿了什么东西?

刘沐瑶快速拿起扶手上的睡衣,背对着房门开始系纽扣,她的腿仅有轻微的知觉,穿裤子要花比常人多三倍的时间,情急之下只能拿过沙发垫抱在怀里遮掩裸露的下身。

“嗤,没想到你比我还心急,已经洗好了等着我吗?”男人酒醉微醺的声音在空寂的房间里响起。

刘沐瑶吃惊的回过头,被他调侃的脸红,“你在说什么啊,我才没有等着你呢!不过你今晚怎么到我这里来了?”

肖铭泽踢掉脚上的鞋子,慵懒的扯掉脖子上的领带丢到一旁,摇晃着步伐朝她走过去。

“这是我的房子,你是我的女人,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。怎么,你有意见?”

刘沐瑶皱了皱眉头,总觉得今晚的肖铭泽有些非比寻常,她凑近闻了闻,眉头皱得更深了,“你喝酒了?”

话音刚落,刘沐瑶便天旋地转了一圈,紧接着肖铭泽苍劲有力的双手狠狠的抓住她的肩膀,连带着轮椅一同抵在了墙上。

一瞬间浓重的酒气从肖铭泽身上散发出来,呛得刘沐瑶仅是闻着都觉得醉了,她刚想质问,整张嘴就被塞满了,对,是塞满,根本连蜻蜓点水的那个过程都没有,长驱直入的闯了进去,好似钓鱼的钩子一样,勾着她的拉扯纠缠。

刘沐瑶惊得瞳孔瞪大,本能的用舌尖往外推他,却完全捍卫不了唇齿里的领土,她的两只手死死的攥着他的衣服,呜呜着,因为缺氧眼泪都要气出来了,她没记忆,所以这对她来说是初吻啊,然而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没有顾虑到这一点,连个适应的机会都不给她,就这么横冲直撞的狼吻起来,并且一点浪漫气息都没有,只有辣眼睛的酒气。

不知纠缠了多久,肖铭泽才好心的放过了她的嘴唇,语调邪魅的问,“怎么样?有感觉吗?有没有勾起你的记忆?你以前回应起来可是很热情的,比宁美慧不知道奔放了多少倍。”

刘沐瑶满心委屈,气哼哼的用手背擦了下嘴,心里又羞又恼,“你不是答应过我在我没恢复记忆之前不会碰我吗?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?”

顿了四五秒钟,她的眉头忽地皱起,迎上他那双迷醉的眼睛,后知后觉的问道,“宁美慧是谁?为什么拿我跟她比?你不会是背着我养了情人吧?”

肖铭泽眼中的神色有一瞬的心疼,然而一想到他曾遭遇过的背叛,就不得不让他竖起浑身的刺,“情人?怎么可能?我刚刚才在楼下酒店跟她举行订婚仪式,本来她还邀请我跟她过夜。不过……近水楼台,还是拿你解渴比较快捷!”

言简意赅的几句回答,好似一道闷雷劈在她的身上。

刘沐瑶有种做恶梦的错觉,不是这样的啊,她是失去了记忆,可她有看过车祸之前写的日记啊,日记里的肖铭泽不是这样的,日记里的肖铭泽溺水三千只取她这一瓢,还有他们在一起时的每一张照片都透露着甜蜜……

肖铭泽完全不在意她那愈渐惨白的脸色,手指点在她的眉心处,笑容邪肆一副瞧不起她的姿态,“为什么皱眉,我订婚你应该替我高兴才对,过去我们在一起时,宁美慧可是很大方的祝福我们来着,你啊,应该多跟她学学!”

刘沐瑶狠狠咬了一下嘴唇,强势的压下哽在喉咙间的酸楚,以前她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不知道,而现在,她是个绝对不会委曲求全的人。

刘沐瑶一把拍开肖铭泽的手,摇着轮椅快速朝卧室移去,拉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个旅行袋,故作倔强的说道,“既然已经订婚了,还跑来前女友身边干什么,况且我对你一点印象都没有,你跟什么人结婚跟我无关!”

装好衣物,刘沐瑶将旅行袋挂在轮椅扶手上,翻出手机找到一个名为董嘉琪的电话号码,据日记记载,这个董嘉琪是她大学室友兼闺蜜,联系她的话肯定能得到援助。

肖铭泽两手环胸的靠在门框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如同小丑般坐在轮椅上的刘沐瑶,他在心里恶狠狠的呐喊着,对,这就是他想要的以牙还牙,从始至终都是她先对不起他的,所以这是她应得的惩罚!

刘沐瑶拼命的压抑下那种想哭的冲动,拨通电话,“喂,董嘉琪吗?什么,你是她男朋友许世博……”

许世博三个字一出口,肖铭泽就跟疯子似的抢过手机暴躁的砸在了地上,下一秒她怀里的沙发垫也被摔在了墙上,紧接着肖铭泽抓着轮椅扶手将她甩到了窗下。

笑声变得阴森起来,“还真是水性杨花啊,失忆了还知道勾引那个男人?”

刘沐瑶心惊胆战的看着眼前失控的男人,如果她的腿能更有力气的话,此刻她一定会狠狠的踢开他,而她就仿佛一尾砧板上的鱼,只能一动不动的坐在轮椅上,任由他的疯狂。

眼见着他的手朝她伸过来,刘沐瑶使出全力的挥手拍开,“肖铭泽,你耍什么酒疯?别以为我失忆了就可以信口胡言,我怎么就水性杨花了,我怎么就勾引男人了?你把话给我说清楚!”

“你特么的还不承认,明明是个婊子却在我面前立牌坊!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你们干的那些事儿?钱,你跟我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钱吗?”

说话间肖铭泽掏出皮夹子,将里面的现金、卡、甚至是身份证一股脑的掏了出来,砸在了刘沐瑶的脸上,随即一把揪住她的衣领,将她大半个身子从轮椅上提起。

肖铭泽的力道很大,那些现金和卡砸得刘沐瑶鼻子酸痛,此刻揪着她的衣领更是勒得她喘不过气。

刘沐瑶咳嗽几声,憋得脸色通红,抓起扶手上的旅行袋兜头就朝肖铭泽的脑袋砸去,趁他躲避的间隙抓紧轮椅车轮使劲转动,想要逃开失去理智的男人。

刘沐瑶一边拼劲全力的朝客厅移动一边反驳,“别以为我失忆了,你就可以污蔑我,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这种人?肖铭泽,你要是嫌我累赘就直说,少往我头上乱扣罪名!”

肖铭泽皱了下眉头,觉得车祸之后的刘沐瑶性格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,不过他现在的理智早就不允许他去细想这些,只要一想到刚刚刘沐瑶念出的‘许世博’三个字,他的整条脑神经都要爆裂了!

肖铭泽疾步追上刘沐瑶,反转轮椅,之前在楼下已经被宁美慧挑起了浓浓的欲望,而此刻他对刘沐瑶不仅仅是欲望这么简单!

肖铭泽近在咫尺的抵着她,一只腿跪在了她的两腿间,弯曲的膝盖密不可分的顶着她的腿心处,一只手便掌控了她那巴掌大的脸。

刘沐瑶一惊,垂下视线朝知觉微弱的大腿看去,肖铭泽的另一只手居然肆无忌惮的抚摸着,已经粗鲁的扯住了她的裤裤边缘。

“你想干嘛?滚开,别碰我?”刘沐瑶手脚并用的反抗,可她的那双腿使出的力气实在是太微弱了,仅是抬起来一厘米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气。

请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.xiaoshuo240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