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百六十一章 誓言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两日后,北狄草原上总计十七万的兵士已重新整合,分作两队北上。其中直线抄近路北上的军队由燕南荣带领,包含了驹风的一万余神风骑,以及雄鹰大军五万余;另一支经过灭境,曲折北上,则是由韩于天亲自统领的军队,足有五万义德师和五万北狄雄鹰。

坚硬黑岩擂叠的城楼上,韩鸣舞远眺相送,眼看着十万大军浩浩荡荡,朝着灭境沙漠的方向越行越远,娇容浮起一片踟蹰。

她的目光紧锁着黑铠王者,心中默默祈求着她的哥哥——德王韩于天一路顺风,所向披靡,凯旋而归······

洛熙泽站在她的身侧,一并目送韩于天离去,执着的俊目被朝阳映成了红色,直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。

“昨晚于天哥哥和你说了什么?”韩鸣舞忽然问道。原来就在出征前,韩于天偷偷找到了洛熙泽。

洛熙泽的记忆回到了昨日夜半,韩于天毫不意外地闯入了他的房间。

那时的洛熙泽正在木桶中洗浴,即便他知道韩于天正握剑站在屏风背后,他仍是兀自洒脱,倚靠着,享受着桶中的温暖······

韩于天看着毫无防备的洛熙泽,手上缚龙魔剑微微握紧,好几次只想对着洛熙泽的空门刺去,最后······他终是松了手。

韩于天心里想着:既然答应了鸣舞,便不能食言。

虽然韩于天没有对洛熙泽下手,可房间里一片肃杀之气却还是渐渐压过了房间内的缭绕水汽。

韩于天见他迟迟不肯出浴,冷艳一凝,道:“洛熙泽,你究竟要无视本王到什么时候?”

洛熙泽只微微转过头,露出一抹绝色笑靥:“那德王又打算什么时候对鄙人出手呢?”

韩于天俊眉皱起:“本王若要杀你,你早就死了,哪用等到现在?”

只见浴桶中突然爆发一阵巨响,水花猛然激起,挡住了屏风后面的视线。电光火石间,人起衣落,等到水花再次落回木桶时洛熙泽已经穿上了里衣。

“那么······德王是来给熙泽忠告的?”洛熙泽绕过屏风,缓缓走到韩于天面前。

韩于天上下打量着他,满眼不屑,只道:“从前在华炎我以为你也是个光明磊落的君子,却不知洛氏一族覆灭后,你为了苟活,不惜讨好攀附我妹妹,这般不要脸的本事真是叫本王刮目相看!”

洛熙泽无所畏惧,只是轻轻摇起了摇光扇,道:“德王来此便是想找洛某的晦气么?如此大可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,只要明凰一声令下,洛某甘愿束手就擒,随便德王处置!”

“哼,你以为我不敢么?”德王双眸一利,只道:“杀父之仇不共戴天!洛熙泽,你骗不了我,我知道你留在鸣舞身边的目的······”

“呵······”洛熙泽发出一阵冷笑,毫不客气地回敬道:“尊贵的德王陛下,说到这里鄙人倒真是忍不住想要问问了,我追随明凰是为了复仇,那晓晓留在你身边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在你心里,是不是就一直认定了姓洛的皆是虚情假意之辈?所以你才会那样伤害晓晓?”

洛熙泽目中藏悲,韩于天脸沉如渊。没有人敢在韩于天面前提洛晓晓的名字,除了洛熙泽!

房间里的氛围变得诡谲而压抑,杀气自韩于天周身发出,持续笼罩压迫着洛熙泽。

而洛熙泽的话铿锵有力,双眼如火,始终直视着洛熙泽,没有一丝退缩。

望着男子那一双比女子还要明媚,又执着的眼睛,韩于天只觉似曾相识,脑海中不禁闪过一个个急驰的画面,或是比武擂台下的呐喊助威;或于湖畔边那名少女的乔装偶遇;或采花结环,共骑一马,夕阳同归······满满的,数不尽的全是他和洛晓晓曾经最美好的回忆。

他知道,那名笑起来灿比朝阳的少女对他······一直都是真心相待。

沉默仍旧持续着,谁也不肯先退一步。良久,韩于天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“对不起。”骄傲的头颅微微垂下,韩于天沉声道:“我没有想到晓晓会如此刚烈。是我对不起她······”

洛熙泽暗中握紧了拳头,瞪着他的瞳孔猛地一缩,心痛与不甘撑满了他的眼:“德王陛下不觉得,自己这句道歉太迟了些么?死人可听不到你的道歉。”

韩于天没有理会洛熙泽的讽刺,自言自语着:“她走的那夜,凤都下了好大的一场雪。那一夜,我处理完公务,背着所有人,站在她的棺前,看了她整整一夜。第二日,第三日······夜夜如此。你们只道我利用她牵制洛连城,却不知华炎外忧未解,身为一国之君我不敢露出一丝消极情绪,每每梦到晓晓的夜晚,哪一次不是孤枕湿透?”

韩于天想起在武林大会时韩笑的模样,自嘲一笑,又道:“可即便本王再后悔又有什么用呢?晓晓,还有本王与她的曾经终究是回不来了。所有,我只能假装把她忘了,绝口不提她的名字,也不准别人提起。唯有如此,我才能继续前进,不叫她的牺牲白费。”

韩于天对上洛熙泽的眼睛,道:“你明白吗?只有华炎重新强大,本王才算对得起她。只有华炎成为这片陆地上最强大的国家,所有子民生活富足,安乐,晓晓才不算白活了这一遭!洛熙泽你明不明白?”

眼前的王者目光激愤,似是陷入过往深深悔恨,难以自拔,洛熙泽冷眼旁观,面上无动于衷。

冷袖中,洛熙泽死死握住自己的拳头,努力克制着想要朝韩于天挥上一拳的冲动。用洛晓晓来粉饰自己的野心,这是洛熙泽不能接受的。事实上,韩于天每提一次晓晓的名字,他都认为那是一种玷污!

满腔怒火积压心头,银牙咬碎前,洛熙泽淡淡开口道:“人都死了,德王说这些还有意义么?我明白与否,对你又有何影响?想来德王应该也是不在乎外人的评价吧?”

“是,我确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。不过你不同······”韩于天紧紧盯着他:“鸣舞喜欢你,护着你,所以我需要一个承诺,这也是我来找你的目的。”

“什么承诺?”

缚龙魔剑轻轻架上洛熙泽的脖子,他道:“答应我,永远不要像我对晓晓那样,对待鸣舞······”

缚龙魔剑紧紧贴着洛熙泽喉间的细腻皮肤,诚恳的目光挟带着一抹厉光,韩于天身体向前倾去,凑近洛熙泽,一字一句道:“答应我,你便是恨不得亲手杀了我,想要报仇,也不可以牵连鸣舞,她是无辜的,就像晓晓一样。”

“看来,德王还是不信鄙人······”

“答应我!”一声怒吼,魔剑划破了洛熙泽的皮肤,些许血珠渗出,染红了洁白的里衣。

洛熙泽心神未乱,镇定自若,看着他的眼睛,缓缓道:“洛熙泽以亡故父母之名起誓,此生绝不负驹风明凰陛下!可以放开我了吗?德王!”

洛熙泽浅笑吟吟,摇光带来柔柔微风,拂过韩于天的面颊,下一秒亦可变成削人首级的夺命之风。

韩于天知道这是威胁,不过他一点也没把这点威胁放在眼里,只是补充道:“若违此誓,汝父汝母必坠炼狱,永不超生!”

洛熙泽笑得坦荡,道:“巧了,我那好事做尽的父亲说不定还真在底下······”

洛熙泽看着韩鸣舞回道:“明凰不必担心,德王并没有难为下臣。只是嘱咐臣,尽心辅佐明凰。”

“那你们······和解了吗?”

“自然。”洛熙泽只是诡秘一笑,落到韩鸣舞眼中,那便是天神之姿,万种风情,而不可与人说。

韩鸣舞不禁双颊飘过一缕红云,转眼再看时,韩于天的军队已然消失在目中的草原尽头。

灭境之军一走,燕南荣,唐勉便要带着七万军士向北直去。临行前唐勉望着韩鸣舞欲言又止,他多想留下来陪着韩鸣舞,守护她!一是不放心韩鸣舞,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,洛熙泽是出于真心,才自愿留下来侍奉明凰!

早在两日前众人商讨军事时,唐勉便多次反对把洛熙泽留下。

可韩鸣舞却私底下告诉他:“唐勉,我知道你是担心本凰的安危。不过德王不放心洛指挥,神风骑我只能交给另外信任的人,那就是你!也只有你!”

“明凰,你真就一点也不怀疑洛熙泽吗?”事到如今,唐勉也顾不得其他了,直道:“难道陛下就没怀疑过,三千神风骑有可能是他所为?”

韩鸣舞愣了一下,只道:“你可有证据?”

“······无。”

闻言韩鸣舞当即冷下脸,转身背对他道:“唐勉,我信任你,却不代表你可以捕风捉影的捏造事实,和宰辅那般戏弄本凰!”

“明凰,臣没有,亦不敢!”

唐勉还记得那时候韩鸣舞的脸阴沉到了极点,背对他的模样直如一座不可逾越的冰山。他跪在地上,痴痴望着她的背影,满心苦楚,喉头哽咽,难以分说清白。

过了一会儿,韩鸣舞才转身扶起他:“好了,我知道你与罗轩廷旧谊深厚,所以想要为他说项,不过洛熙泽对本凰的忠诚有目共睹,你实在不该诽谤于他。”

就知道明凰会因为误会,唐勉哪里肯起来,眼一闭:“明凰,唐勉一心为你,绝无半分偏袒宰辅!洛熙泽不可信,也不能信啊······”

“唐勉,你一定要这样?”韩鸣舞目光疏冷,唐勉为她舍生忘死也不是第一次了,不过为了洛熙泽,她还是冲着地上那卑微的人儿发了大火,怒道:“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,是吗?!”

韩鸣舞怒不可遏,唐勉只有把自己的头颅压至最低,一言不发。虽然没有证据,可他莫名有一种预感,若让洛熙泽留下来,北狄皇宫必然会发生些什么!

不管这道预感正确与否,他都必须留下来,守护韩鸣舞!这是他曾对韩鸣舞立下的誓言,他绝不能违背!

“唐勉,回答我,你是不是也要学罗轩廷那样,忤逆本凰?”韩鸣舞真是气急,唐勉一向对她的命令千依百顺,唯独这次犟得跟个死牛一样,不过他以为他这样,她就只能乖乖同意了吗?

“明凰······”唐勉缓缓抬头,望着他恋慕已久的容颜

“看来,德王还是不信鄙人······”

“答应我!”一声怒吼,魔剑划破了洛熙泽的皮肤,些许血珠渗出,染红了洁白的里衣。

洛熙泽心神未乱,镇定自若,看着他的眼睛,缓缓道:“洛熙泽以亡故父母之名起誓,此生绝不负驹风明凰陛下!可以放开我了吗?德王!”

洛熙泽浅笑吟吟,摇光带来柔柔微风,拂过韩于天的面颊,下一秒亦可变成削人首级的夺命之风。

韩于天知道这是威胁,不过他一点也没把这点威胁放在眼里,只是补充道:“若违此誓,汝父汝母必坠炼狱,永不超生!”

洛熙泽笑得坦荡,道:“巧了,我那好事做尽的父亲说不定还真在底下······”

洛熙泽看着韩鸣舞回道:“明凰不必担心,德王并没有难为下臣。只是嘱咐臣,尽心辅佐明凰。”

“那你们······和解了吗?”

“自然。”洛熙泽只是诡秘一笑,落到韩鸣舞眼中,那便是天神之姿,万种风情,而不可与人说。

韩鸣舞不禁双颊飘过一缕红云,转眼再看时,韩于天的军队已然消失在目中的草原尽头。

灭境之军一走,燕南荣,唐勉便要带着七万军士向北直去。临行前唐勉望着韩鸣舞欲言又止,他多想留下来陪着韩鸣舞,守护她!一是不放心韩鸣舞,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,洛熙泽是出于真心,才自愿留下来侍奉明凰!

早在两日前众人商讨军事时,唐勉便多次反对把洛熙泽留下。

可韩鸣舞却私底下告诉他:“唐勉,我知道你是担心本凰的安危。不过德王不放心洛指挥,神风骑我只能交给另外信任的人,那就是你!也只有你!”

“明凰,你真就一点也不怀疑洛熙泽吗?”事到如今,唐勉也顾不得其他了,直道:“难道陛下就没怀疑过,三千神风骑有可能是他所为?”

韩鸣舞愣了一下,只道:“你可有证据?”

“······无。”

请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.xiaoshuo240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