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716.第716章 天下太平1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路遥、岚熙领着一众侍卫一瞬间退得干干净净。

云阳扯开舒河揽着她肩膀的手,在他之前躺过的软椅上躺了下来,懒懒地道:“舒河,你身上的毒是不是已经解了?”

“呃?”舒河愣了一愣,随即才发现自己露馅了,正思索着该怎么圆谎,转念一想,敌人已经铲除了,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了,遂点头笑道:“娘子英明,为夫正待告诉娘子这个好消息。”

云阳点了点头,眼神淡淡地看着他,“大将军解了毒,作为夫人,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……舒河,你是不是觉得,让我为你提心吊胆,忧思百转千回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?”

“啊?”舒河愣住,随即极快地摆手,“没没,云阳,为夫可不是这个意思,这不是怕万一说漏了嘴,让他们有了防备吗?”

暗处之人可是狡猾,连他都不小心着了道,不小心一些,怎么能查出他们的底细?更何况,万一让他们有了防备,预先拿他的妻儿做威胁,岂不是让他投鼠忌器?

不过,理虽是这个理儿,得罪了宝贝娘子,这罪还是要赔的。

“他们?”云阳眉头一挑,低头去看软椅一侧的地上,美人儿的尸体已经被拖下去了,她轻轻一叹,“亲手杀了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,是不是让你觉得很遗憾啊,舒河?”

“一点儿也不遗憾。”舒河俊脸一变,咽了咽口水,磨磨蹭蹭走过去,赔着笑,语带撒娇意味,“娘子……”

云阳抬手看着自己肌肤柔嫩的右手,五指纤细白皙,就如上等羊脂玉,光滑细腻,让人一看为之欣喜。

可惜,说出口的话却让舒河一阵阵心凉,“这青龙王的封地上,美人如此之多,可都日夜盼望着能得青龙王的垂怜呢,舒河,你就一点儿也不心动?如果你真有那个意思,本宫也是可以考虑大度一些,替你张罗一些进府,暖暖床啊,唱唱曲儿,时不时还能再来本宫这里请个安儿什么的,也能让本宫威风一把……你说是不是啊,舒河?”

舒河小心肝儿一颤,连“本宫”都出口了,他要是敢应个是,只怕死无全尸都是轻的。

还威风呢,如今这府里上上下下所有人,大大小小所有事,哪一件不是她说了算?谁敢轻易违了她的令?

舒河暗忖,这还不够威风吗?

云阳一双无辜的大眼静静注视着他,“舒河,你在考虑我的建议?”

“啊,没有没有……”舒河不屑地切了一声,脸不红气不喘地表明心意,“这世上美人千千万,我舒河却独独钟爱娘子一人,其他女子在我眼里,就堪比那……嗯,就堪比那……”

“堪比那什么?”云阳眼角一挑,好整以暇地问道。

舒河笑道:“堪比那芸芸众生中最微不足道的蝼蚁,自然不值一提。”

哼,算他会说话。

云阳斜睨了他一眼,躺回软椅上,“本王妃累了,给我捶捶腿。”

“娘子。”舒河一愣,随即剑眉高高挑起,双手抱胸道,“光天化日之下,为夫需得维持青龙王的威信,大将军的威严,还有一家之主的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语气微微顿住,搔了搔头。

“嗯?”云阳正听得津津有味,见他打住不说,反倒饶有兴趣地道,“怎么不说了?一家之主的什么?”

“云阳娘子。”舒河狗腿地偎了上去,俊脸上满是讨好的笑意,“不就是锤捶腿嘛,小意思,为夫这就伺候娘子。”

云阳轻哼一声,“你不要维持你青龙王的威信了?”

舒河淡定地道:“在娘子面前,青龙王就是个仆人。”

云阳嘴角笑意加深,对这个回答简直太满意了,“也不要维持你大将军的威严了?”

“在娘子面前,大将军也是个……”舒河眨了眨眼,面不改色,“奴才。”

对于他尊严全面沦陷的示爱表现,云阳满意得不得了,皱皱鼻子,嘴角志得意满的笑容愈发深邃,“量你也不敢反抗。”

“是。”舒河嘴角忍不住狂抽了几下,在她身旁蹲下身子,殷勤地给她捶捶腿,捏捏穴位,力道适中——与方才大老爷们的角色完全对调。

让云阳舒服得眯起眼直犯困。

肖鹏领着下人过来布置晚膳的桌椅餐具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,虽已经习以为常,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
自家将军的威严已经全面扫地。

下人手脚麻利,动作却放得很轻,当着将军的面,谁若胆敢把已经快要睡着的夫人吵醒了,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桌椅碗筷都放置好了,肖鹏打发所有人退了下去,心道这顿晚膳大概又要白费功夫了。

舒河曾经伺候自家主子都是得心应手,这时候伺候娘子还不是小菜一碟。三年来,云阳虽然刁蛮脾气发挥得淋漓尽致,这稚嫩的手段,却远远还不是舒河的对手,只一会儿功夫,云阳已经在舒河两手熟稔的游走之下,梦周公去了。

舒河嘴角终于浮现一抹真心满足的笑容,双手将心爱的娘子打横抱起,转头看向肖鹏,淡淡道:“这里风景如此美好,备好的晚膳就赏给你们几个了,可别浪费了本将军的一片好意。”

肖鹏低头,无比恭敬地道:“谢将军赏赐。”

嘴角却隐隐扬起可疑的弧度。

舒河只当未见,抱着云阳就走,走到了长廊上,远远还不忘丢下一句,“两个时辰之内,哪怕天塌地陷,哪怕有人举兵造反,也不许任何人来打扰本将军‘就寝’。否则,杀无赦。”

肖鹏静静目送着他的身影离去,心知扮猪吃老虎的将军又要去享用他的美味晚膳了,嘴上却什么也没说,只躬身领命:“是,属下谨遵王爷之令。”

待舒河身影自眼前彻底消失,肖鹏才直起身子,缓缓转头看看左右,美好的景致总是让人不有自主生出一副好心情——即便这里刚刚才死了两人,也无伤大雅。

路遥和岚熙从一旁的小路上散步一般悠哉悠哉走了过来,肖鹏看了他们一眼,由衷笑道:“天下太平的日子,真好。”

两人闻言,相视一笑。

请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.xiaoshuo240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