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章 五爷久病乖张,不会做人?我教你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
宿雨后的天,微风虽凉,却带着盛夏残留的热。

那人跟着唐老进屋,视线与唐菀交织,她略一颔首,算是打了招呼,此时风从门外吹来,心底莫名有点燥。

“五爷,您坐。”张俪云克制着紧张,偷摸打量着面前的人。

在他这个年纪,在四九城里能被称为爷的屈指可数,虽然年纪不大,和他说话也要客气三分,毕竟传闻这位……

脾气不大好。

许是久病的原因,生了一张冷白皮,白霜料峭般,不易亲近。

“唐夫人客气了。”声暖意凉。

唐菀的目光此时已经落在了自己爷爷身上,唐老忽然大笑,“菀菀啊,你说巧不巧,我就出去遛个弯,居然碰到了小五,这就跟他一起回来了,平江这地方就是太小。”

“那是挺巧。”唐菀并没戳破他,转而看向他身侧的人,客气喊了声,“五爷。”

那人只是点头,眼风淡淡,好像对她一点兴趣没有。

这江五爷名叫江锦上。

就是个病秧子,据说病重时,不是卧病在床,就是依靠轮椅代步,也是近些年身体才好些。

三步一咳、五步一喘的人,江家人恨不能把他养在温房,怎么可能任由他在外面瞎溜达!

“喊什么五爷,你们也差不了几岁,可以喊声哥。”唐老笑道。

那人没作声,不过唐菀有自知之明,人家是给爷爷面子才没反驳,她不可能不识趣,真的喊他哥。

“你们刚才在聊什么?”唐老见这两人皆是神色淡淡,立刻转移了话题。

方才他们在外面,也只能看出屋里气氛有些不对劲,隐约听了些,不太真切。

“没什么,就随便聊聊。”张俪云随即开口,生怕迟了半秒,唐菀会说出些什么。

此时唐家的佣人刚泡好茶端上来,张俪云立刻抬脚踢了踢身侧的人,唐茉正看着斜对面的人发懵,忽然被踢了下,恍然回神。

“妈?”

“愣着干嘛?还不赶紧给五爷送茶。”张俪云很会见缝插针。

“好。”唐茉立刻起身,从佣人手中接过茶水,因为紧张,杯子又烫,捧在手心,杯底撞着瓷托,叮当作响。

她随母亲改嫁进入唐家后,也见过了不少人,可从未见过像面前这样的人。

骄矜,养尊处优,举手投足皆是风度。

不了解的时候,看的就是颜值,江五爷无论是外表还是骨相,皆属上乘,唐茉也是少女怀春,怎么可能不心动。

同为女生,唐菀看得出来她的那点心思,抿嘴没作声。

“你这孩子,愣着干嘛,瞧你紧张的,把茶递过去啊。”张俪云催着她,有些怒其不争。

给她制造机会,不知道表现。

“五、五哥,您喝茶。”唐茉模样标致,声音娇嗔。

正值妙龄,略微垂着头,面红娇羞,怕是少有男人不喜欢。

唐菀端起面前的茶水,刚低头抿了口茶水,就听到他说了句,“唐茉?”

他居然知道自己名字,唐茉脸更红。

“方才唐老让你姐姐喊我哥,她尚且知道不合适,懂规矩,知道拿捏分寸,什么场合对什么人该说什么话,你……”他略微挑着眉眼。

“应该多和她学学。”

“说话做事,要配得上自己身份。”

唐菀喝了口水,抬头看了眼唐茉,她站在那里,脸涨得更红,端着茶杯的手抖得更厉害。

都说这江五爷久病乖张,还真是不假。

他这番话,几乎等于是告诉唐茉:

她尚且不敢喊他哥,你的身份更不配!

而且她和唐茉关系本就微妙,这人偏又捧着她,踩了唐茉一脚。

更狠。

而且他这话似乎隐有深意:

最近平江关于唐茉要代替唐菀嫁到江家的风言风语很多,怎么传出去的,聪明人都看得出来,这番话也是变相告诉他们母女,身份不配,别肖想不属于你们的东西。

“五爷,不好意思,她年纪小,不懂事。”张俪云立刻上去,接了茶水,将唐茉不动声色挡在身后,亲自给他捧了茶,“您别和一个孩子计较。”

张俪云怎么说也算是他长辈,亲自送茶,他也愣是没接,而是话锋一转,忽然扯向了别处。

“提起孩子,我忽然想起我的侄子了。”

张俪云不知道他想干嘛,只能笑着附和,“这个我知道,听说聪明又可爱。”

夸孩子,挑着好的说,准没错。

“我自己没有孩子,不知道该怎么教育,不过我哥能把孩子教育得很好,那是因为在我侄子很小的时候,他就没把他当孩子看。”

“因为我哥说……”

“小时候不把他当人看,长大了,他也成不了人。”

张俪云站在那里,登时脸色发青,方才被唐菀怼了下,现在又被江五爷狠狠打了一耳刮。

脸疼!

“唐夫人,您觉得我哥的教育理念对吗?他说如果父母不尽责,不能正确教他怎么做人,孩子出了社会,就会有别人教他做人。”

他声线徐徐,只是嘴角那抹苍凉,却冷得更甚之前。

他的言外之意就是:

张俪云没教会唐茉做人,所以……

他来教!

“我觉得很对。”张俪云此时只能硬着头皮附和,饶是心里再窝火,也不能反驳。

唐菀低头喝着水,江五爷嘴毒就算了,心还这么脏。

架着他哥的名义,张俪云若是反驳了,那就是反对他哥,到时候他完全可以借刀杀个人,自己摘得干干净净。

张俪云母女是吃了哑巴亏,被人扇了巴掌,还得拍手称他打得好,怕是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。

唐茉更是没脸,借口去洗手间,钻回了房。

她今日还特意盛装打扮,此时却宛若一个跳梁小丑。

唐菀虽然和这对母女积怨已久,现在也算一家人,到底没公开撕破脸,有些话不会说得那么直白。

今天算是出了口气,她喝了口茶,入喉之处,只觉得身心舒畅。

她知道有些人,杀人大可不用刀,而这江五爷显然就是个中高手。

摘花飞叶,皆可伤人。

*

而江锦上此时出去接了个电话,估摸着是家里打来的,聊了几句就挂了,转身准备回屋。

“五爷,听说平江城那些代嫁的风言风语就是那对母女传出去的,您刚才警告她们是对的。”

“警告她们?”江锦上声音温缓,“她们值得我上心?”

“那您是……为了唐小姐?”方才在外面都能感觉到屋内的剑拔弩张,况且唐家抢遗产风波不断,踩那对母女,等于变相抬了唐菀。

“毕竟如果婚事成了,她不是我嫂子,就可能是……”我媳妇儿。

随他而来的几个江家人面面相觑,五爷这话说得是不假,可他们此番过来……

不是退婚的?

怎么莫名其妙像是开始“护媳妇儿”了。

请记住笔趣阁手机版m.xiaoshuo240.com